浙江风采网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产品中心

72岁老中医救死扶伤52年, 却被举报“无证行医”, 罚6万关诊所

发布日期:2022-11-18 12:21    点击次数:138

  

中医在千百年的演变过程中,发展出很多不同的门类、分支。

例如蒙古族的“蒙医”,回族的“回医”,藏族的“藏医”,瑶族的“瑶医”等等。

不同的门类、分支,应对不同的生活环境,治病的原理也各不相同。

例如瑶族的“瑶医”,因当地居民多生活在南方的大山中。

这里多毒蛇、毒虫,因此在千百年的演变中,演化出一套专门用来治疗毒虫的医学理论。

当地很多“瑶医”,凭借着口口相传的家族医学,在千百年来,挽救了无数人的性命。

来宾市的庞福万,就是瑶族众多“瑶医”中的一位,72岁的他,已经行医超过52年。

却没想到,在2017年7月,他家里突然来了两位“不速之客”,告知他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

“您被人举报无证行医,从此之后,您不能再行医,还将面临6万元的罚款!”

得知消息后,庞福万目瞪口呆。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给人看病52年,怎么就成“无证行医”了呢?

又是谁举报了他,未来的庞福万,又该何去何从呢?

今天,我们就接着庞福万的遭遇,谈谈中医的现状。

2017年7月,广西省金秀瑶族自治县,一个庞氏诊所内,一位72岁的老瑶医正在给人看病。

县卫生局和计划生育局的两位工作人员找上门,要求老瑶医立即停业。

“您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属于非法行医!”

不仅要关停诊所,还将面临六万元的罚款。

突如其来的惩罚,让老瑶医庞福万大为不解。

他家世代行医,每天都会到附近的山上采药,回村治病,几十年来从未出过差错。

这两位工作人员,凭什么取消自己的行医资格呢?

庞福万大为恼火,不仅赶走了两位工作人员,还将县卫计局告上自治县法庭。

自治县法庭在审理之后,却以判决并无不妥为由,驳回庞福万的上诉。

不甘心的庞福万,又将县卫计局告至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却得到了同样的判决结果。

审理该案的韦柳林韦法官表示,该案件的判决,并无不妥。

据悉,根据相关明文规定,在我国行医,需要两个证件。

一个是医师资格证,一个是医师执业证书。

这两个证书,庞福万都没有,因此他属于“无证行医”,依法可以处以10万元以下的罚款。

鉴于庞福万只在县城行医,没有造成恶劣影响,因此对其处以6万元的罚款。

对于这个说法,庞福万却不这样认为,他并非无证行医。

因为在1996年,县卫生局曾给他发过一个社会医生行医执照的证书。

这本行医执照,县卫生局并未收回,证明自己的行医是完全合理、合情、合法的。

但韦柳林却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是在1999年5月1日颁布的。

庞福万的行医执照,则是1996年获取的,落后于新法的颁布,早已经失去了效力。

因此,对庞福万的处罚,合法合理,在判决方面,并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但韦柳林是壮族人,他对当地的情况非常了解。

一些少数民族医生,虽然没有从医资格证,但医生高超,几十年来,治病救人无数。

如果就这样对庞福万进行判决,毫无疑问是在打击少数民族医师的积极性。

长期以往下去,可能会导致这些稀有医学彻底消失。

因此,抱着负责任的态度,韦柳林决定亲自去找庞福万。

弄清楚庞福万到底是药到病除的真神医,还是只会虚张声势的骗子。

却没想到,车还没到村子,韦柳林就遇到了意外。

而这次意外,也彻底证明了庞福万的确医术高超,并非弄虚作假。

车到瑶族村外,一名瑶族女孩,突然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帮帮我妈妈,她被毒蛇咬伤了!”

韦柳林伸头一看,一名中年妇女正躺在道路中央,此时已经陷入昏迷。

救人要紧,韦柳林赶紧将中年妇女带上车。

但他并没有带妇女去县医院,而是向着村庄的方向疾驶而去。

一般被毒蛇咬伤,黄金治疗时间大概在3小时以内。

为了保护当地生态,金秀县到处都是未开发的原始森林,交通不便。

开车到县城,至少要五六个小时,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即使治好了,也有可能落下终生残疾。

因此,韦柳林思前想后,最终决定将中年妇女带回村中,找当地的瑶医救治。

进入村中,引路的瑶族女孩敲开瑶医的房门,眼前的人,让韦柳林大吃一惊。

对方并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禁止行医的庞福万。

按理说,庞福万没有行医资格证,不能为中年妇女看病。

但情况紧急,韦柳林当机立断,决定救人要紧,于是赶紧将中年妇女背进了庞福万家中。

最终,在庞福万的紧急救治下,中年妇女转危为安。

治疗的整个过程,韦柳林就在现场,对庞福万的高超医术叹为观止。

他实在不忍心看到,如此医术高超的医生,沦落到无法看病的尴尬境地。

于是,他开始在当地走访,调查庞福万的行医情况。

当地村民告诉韦柳林,当地交通不便,即使开车去县城,也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因此,有个头痛脑热之类的,他们从不去医院,而是到瑶医那去治疗。

“庞大夫的手很稳,几十年来,从来没出过差错,是我们这有名的神医!”

听到村民的话后,韦柳林已经做到心中有数。

他再次找到庞福万,希望他能去考取医师资格证和医师执业证书。

本以为庞福万会答应,却没想到他想都没想,便直接拒绝了。

庞福万表示,以自己现在的知识储备,不可能拿到医师资格证和医师执业证书。

“现在的试卷中,有很多解剖学、病理学等各种现代医学知识,我根本就不懂!”

他学“瑶医”是子承父业,连大学都没上过,文化水平较低,不可能通过相关考试。

最重要的是,他今年已经72岁,这个年纪,已经不可能学进去任何知识。

在聊天中,韦柳林知晓,让庞福万去考医师证,完全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难道自己真的无法帮助到庞福万,让他重拾手艺,治病救人?

就在韦柳林一筹莫展之际,他突然想到,刚刚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

中医药法规定:以师承方式学习中医,或者经多年实践,医术确有专长的人员,由至少两名中医医师推荐,经相关主管部门组织实践技能和效果考核合格后,即可取得中医行医资格。

这也就是说,庞福万不需要再进行繁复的考试。

只要他能证明,自己的祖传医学,的确有治病救人的功效,就能顺利拿到中医行医资格证。

这对于庞福万来说,无疑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但等到韦柳林找到庞福万时,他还是宛然拒绝了韦法官的好意。

庞福万表示,自己已经年龄大了,不想再进行任何考试,与其折腾,不如趁此机会退休。

庞福万的医学,已经全部传给了儿子庞贵才。

他正值壮年,求知欲和学习欲都远超庞福万。

因此,他决定,让庞贵才正式继承自己的衣钵,去考取中医行医资格证,坐诊行医。

但在儿子考出中医行医资格证之前,庞氏门诊怕是不能在开门营业了。

事情至此,韦柳林觉得终于能为这件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法庭上,韦柳林再次对案件进行宣判。

经过审理,庞福万的上诉再次被驳回,维持原判,对此,庞福万欣然接受。

事情至此,算是彻底落下了帷幕。

如今,网上对于中医的看法,一直褒贬不一。

有网友认为,中医缺乏具体的科学理论,能治病救人,完全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有网友则认为,中医流传千年,早已形成自己的经验理论,不需要用西医去验证它的功效。

个人认为,相对于西医,其实中医更符合“医学”的定义。

网上有种说法,西医是理论医学,中医是经验医学。

医学的根本是治病救人,中医在上千年的不断尝试中,对症下药、不断革新。

逐渐摸索出一套属于自己的成熟中医理论。

这套理论,是以治病救人为目的,并非为弄清楚病毒、细菌致病的原理和本质。

西医则在于通过科学理论,消灭病毒和细菌,病毒和细菌消除,人体自然会痊愈。

也就是说,西医以消灭病毒和细菌为己任,治病救人,反而是其次的。

但人体是奇妙的,相生相克,很多隐藏的奥秘,我们至今仍搞不明白。

只消灭病毒和细菌,真的能被称之为治病救人吗?

在中医中,提倡人多喝热水、红糖水补血暖胃。

坐月子、拔罐等等,它们的本质,都是为让人在未生病的前提下,使身体变得更好。

科学的西医,在百年的演变中,反而没有形成相对应的理论。

由此可见,很多人嫌弃的中医,恰恰最符合“医学”治病救人,防患于未然的本质。

但这并不代表中医就一定比西医优秀。

毕竟,随着科学的进步,西医的成长,要远远快于中医。

西医这门学科中,的确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因此,我们不应该让中医故步自封,而是让其与西医结合。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将中医在世界范围内发扬光大,将其推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这才是保存、传承西医的最好方法。



Powered by 浙江风采网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